几百辆老式自行车大院里一停几十年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

本报通讯员 杨德林 本报记者 傅颖杰/文 本报特约记者 葛跃进/摄

中国人对自行车有着特殊的感情。在改革开放前物质紧缺的年代,自行车比现在的汽车还要稀奇,甚至成为结婚的三大件之一。改革开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自行车成为中国人出行代步的主要工具,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自行车大国。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的大院里,几棵水杉长得比五层楼的宿舍楼还要高。在70号楼和76号楼之间的空地上,好几排没有主人的老式自行车停在树荫下,七倒八歪地靠在一起。

这张照片,是钱江晚报记者昨天在金华市机关宿舍大院里拍的。这些车停在那里好些年了,也没人管,记者接到投诉来看看。

住在这个大院里的,很多是退休的老人。说起这片自行车,他们虽然有怨言,但更多的是在和记者讲述自行车还是奇货的那些年。作为70年代的“老三件”之一,自行车在这些老人们心里,也能算上一种情怀。

谁的童年没有学习自行车的经历?无论是永久牌还是凤凰牌,自行车曾是孩子们手中的高级玩具,是少年们追求速度的最佳工具。

93岁的老何

57年前我管基建

如今,自行车早已成为再普通不过的消费品,但你知道吗,作为传统的自行车制造大国,我们生产的自行车想要卖出高价,竟然不得不依赖日本禧玛诺等国外品牌的刹车系统,有说法称,“500元以上的自行车,变速器基本是国外产”。

县委书记把他的进口车给我骑

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

图片来自东方IC

近看这一大片自行车,其中好些都是“老爷车”了,笨重的三角架、白色的车尾灯、还有专门的链条罩子……老何93岁了,是退休老干部,家住在附近,他看到这地方,就想起了当年机关里的第一辆自行车。

那是1958年,一辆日本进口的自行车,还有刹车功能,是给当时的金华县委书记专门配的。不过自行车到了金华之后,县委书记几乎很少骑。

10辆中国自行车=1辆美国自行车

那个时候我在管基建这块,每天要来回跑很远的路,县委书记看我辛苦,就把车子借给我骑了,一共骑了7个月。

那个时候,自行车还是很新潮的东西。幸亏我早年在丽水一个机关单位工作的时候,就学过骑自行车,不然这车到我手上,我还用不来呢。

一直以来,中国都被冠以自行车王国的称号。曾经,街道上浩浩荡荡的自行车流令人惊叹,随着我国自行车产业链的完善,我国自行车的产量、出口量早已在世界范围内占据绝对优势。

上世纪六七年代,普通工人一个月平均也才三四十块钱。我们那时候在机关工作,工资算高的,一个月有50多块,但我也是攒到1971年,才买了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永久牌的,100多块。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自行车年销售额达到203亿欧元,年销量(含运动自行车、通勤自行车等)接近3211万辆,而全球自行车销量为1.331亿辆,中国占全世界自行车年销量的近四分之一。2014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数量占其进口总量的95%。

不过,销量虽广,却大而不强,中国的自行车产业仍然在低端徘徊。来自于美国商务部贸易统计资料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出口美国的自行车数量为1699.26万辆(不含台湾地区),平均单价为59.11美元/辆。而美国出口的自行车平均单价一般在500至600美元之间。

那个时候买自行车,光有钱还不行,必须得有票。我这张票,还是好不容易托朋友关系要来的。

67岁的罗师傅

凤凰和永久

由于劳动力成本过高和国内产业结构调整,世界自行车大国美国和日本成为了自行车设计、研究和开发中心,而我国的自行车企业逐渐变为欧美、日本和部分东南亚发达地区的代工厂,即便如永久自行车这样的老品牌也未能幸免。

永久自行车的生产企业中路股份(600818,SH)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其自产自行车及电动车业务营收为2843万元,同比减少47.28%;OEM自行车业务营收则达到3.71亿元,同比增长8.54%。

一眼就能看出来

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

记者在采访时还碰到一个罗师傅,他今年67岁。他记得自己小时候,自行车很稀奇。

图片来自中路股份2015年年报

当时主要流行的自行车,是凤凰、永久、飞鸽这3个牌子的。我记得飞鸽是天津产的,凤凰和永久牌的自行车差别很大,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八九岁时在街上看到自行车,感觉比我现在看到跑车还稀奇,骑在路上,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

2015年中路股份自产自行车及电动车业务的毛利为16.82%,OEM自行车业务的毛利为12.79%,毛利率均比较低。

63岁的毛阿姨

核心技术被国外垄断

过去自行车还要上牌

大而不强的自行车产业背后是核心技术缺乏的困局。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高端自行车的核心零部件变速器基本被国外两大品牌禧玛诺和速联垄断。

据《经济参考报》日前报道,目前国内的自行车生产企业,单价在500元以上的自行车几乎全部都用进口变速器,其中80%都是日本禧玛诺变速器,部分单价更贵的用的是美国速联变速器,“天津自行车行业的龙头企业都是大型组装企业,关键零配件主要靠国外或中国台湾供货”。

多位山地车爱好者告诉每日经济***(微信号:nbdnews)记者,变速器一般都是使用国外的,“国产的很少有人用吧。如果是整车的话,像美利达一般都用的是禧玛诺的。”

就在曙光路那里

一听记者在和街坊聊自行车,毛阿姨也凑上来。

以前自行车还是要上牌的呢,金华市公安局原来还有个自行车管理所,就在曙光路那里,上牌10块钱。

我买的那辆二手自行车上就有块牌,15年前买的。你看,上面有钢印,还有号码,牌照上设计的这个缺口一块,刚好能绑在车钥匙上。

不只是美利达,国产老牌飞鸽大多使用的也是禧玛诺变速器。

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

飞鸽一款标价为899元的山地车使用的是禧玛诺变速器

采访中,还有路过的街坊向记者建议:“现在都流行怀旧,这些老爷车,直接拿出去处理了也有点可惜的,搞搞好拿几辆出去展览,估计也有人要吧。”

公路车资深人士Kent告诉记者,禧玛诺和速联垄断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但也有1000到2000元的车型在使用国产品牌的变速器,“国内的变速器厂商进入市场时间比较短,没有国外的技术精湛。”

成立于1921年的禧玛诺集团至今已有超过90年的历史,其子公司已遍布全球17个国家。Kent表示,国外品牌把变速传动中的很多处理方式与操作方式都早早注册了专利,这方面也限制了国产品牌的发展。

“国内厂商在一些材料上的获取能力不如国外品牌。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国内厂商缺乏对自主研发的投入。”Kent说道,“尤其是在国外品牌拥有众多专利技术的情况下,需要国内厂商在自主研发方面投入更多成本,这也导致国内厂商比较谨慎,因为不知道投入大成本做出来的东西市场会不会买账。目前国内厂商大多是在入门级产品上能够和国外品牌有所竞争。”

自行车王国市场潜力巨大

今年6月,李克强总理走进飞鸽自行车天津胜利路体验店,亲自体验了一辆超级智能自行车的性能,他表示,“我愿为中国自行车做广告,更愿为中国制造智能升级站台”。李克强体验的这款飞鸽自行车售价高达39999元,一时间刷新了人们对于飞鸽老旧品牌形象的认识。

国产自行车也在升级换代,这背后是迅猛发展的运动自行车产业。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各类自行车赛事,包括职业赛事、业余赛事以及各种骑行活动总计有3000多场,年增幅达到30%,预计2016年的自行车赛事活动不会低于5000场。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正由骑游向半专业化上升,在相关装备上的需求和消费都有所提升,自行车这项运动有可能成为马拉松之后的最大热点。

自行车大国的无奈:没有这款来自日本的零件,就卖不出高价钱

图片来自东方IC

不过,尽管发展迅速,我国运动自行车的骑行人数与欧美国家相比还具有较大差距。

来自凯泰资本的报告显示,我国拥有数以亿计的自行车及1亿骑行人口,运动自行车的爱好者仅有600万左右,人均自行车整车消费1500元,人均零配件消费1200元,平均一年换1次车,按这个人数测算,运动自行车的年产值在162亿人民币左右,占自行车总销售比例的6%。而欧美国家这个比例非常高,运动自行车占整个自行车消费产业的50%以上,英国甚至达到了62%。

据测算,2025年国内自行车运动人口最高可以达到全国人口的6%,即约8400万人,10年增长幅度大约为14倍。假设人均年自行车整车消费3000元,年零配件消费2000元,预计市场规模可达4200亿人民币左右。

市场规模如此庞大,仍停留于代工和组装的国产自行车行业,如何把握未来的机会?

本文为|每日经济***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欢迎转发(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群发给你的朋友,欢迎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向本***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