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最爱中国自行车?日本90%的进口自行车来自中国,商机无限一辆自行车的传奇故事(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2002年12月6日,时任盐城市文化局长张华龙在一个座谈会上发言时,讲到一名曾参加侵华战争的日本人,在盐城参观新四军纪念馆时,看到陈列的自行车正是他当年所用,提出只要能让这辆车重新回到他身边,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新四军纪念馆负责人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

在日剧中,我们常看到日本人骑自行车出行。虽然日本汽车制造业非常发达,有很多全球知名品牌如丰田、本田等,深受各国老司机的欢迎。但在日本,骑自行车的人数远大于开车的人数。

得此线索,记者随即深入采访,了解到这辆自行车非同寻常的传奇故事。

侵华日军士官留下的罪证

1988年8月,佐田雅人到盐城参观新四军纪念馆,这位60多岁的日本人在第六展厅陈列的“满洲”自行车(为1931年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三省建立伪“满洲国”所造)前伫立良久,仔细端详过后,他从行李中翻出一册旧记事本,本子上记录的“120424”与自行车上钢印号完全一致,佐田雅人沉浸在回忆之中……

日本人最爱中国自行车?日本90%的进口自行车来自中国(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商机无限

日本的地域小,却人口众多,2018年日本人口达到了1.26亿,几乎是1平方公里有350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汽车车位也是寸土寸金。而且,日本的地域规划非常便利,几乎可以做到10分钟内去工作、去超市、去学校,短距离的行程,自行车会更加便利。

18岁的佐田雅人作为侵华日军第12旅团的情报士官,在苏北淮海地区负责搜集情报。1943年的一天,他与另7名日军骑自行车搜寻情报,途中与10多名新四军战士相遇。交火后,日军边打边退,最后扔下8辆自行车窜进了附近的高粱地。佐田雅人骑的这辆自行车就这样成了新四军的战利品。

在日本骑自行车已经成为城市锻炼的一种方式。平时日本白领阶层工作比较繁忙,没有时间锻炼身体,骑自行车出行也成为了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

2002年5月,中央电视台《新四军》摄制组在新四军纪念馆拍摄了伪“满洲”自行车后,为确认这辆车的主人,特地派记者到日本采访佐田雅人。面对摄像机,70多岁的佐田雅人回忆当年日军在盐城抗大五分校、泰山庙等地作战的情形。1941年7月,日军得知当年盐城中学正北楼是陈毅、刘少奇为抗大五分校学员讲课的地方,佐田雅人随日军部队偷袭正北楼。谁知,陈毅、刘少奇他们在老百姓帮助下已安全转移。佐田雅人说:“由于当地老百姓支持新四军,在新四军活动区,我们明明知道有部队驻扎,但追击时就是找不到他们。”谈到这辆车被缴经过,佐田雅人说:“新四军特别善战,那次遭遇战,新四军从50米外冲过来,高喊杀、杀!我骑车只顾逃命,最后干脆把车扔了。”他确认当年骑的车就是新四军纪念馆陈列的那辆。

日本人最爱中国自行车?日本90%的进口自行车来自中国,商机无限

日本特殊的生活习惯形成了特有的自行车文化,在东京的目黑区还有一家全日本最大的自行车文化中心,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关于自行车的书籍和杂志。

日本特有的自行车文化也带来了非常大的自行车市场。日本的自行车种类繁多,像轻便车,学生车,山地车,折叠车等等。很多日本家庭都不止一辆自行车,其中轻便车最受欢迎。

日本人最爱中国自行车?日本90%的进口自行车来自中国,商机无限

日本的自行车市场非常火爆。以前,日本的自行车大部分都是国产的,但是从1992年之后,日本自行车的进口量不断上升,现在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增速,中国生产的自行车占据日本自行车进口量的90%。

新四军女战士的“无声战友”

据新四军纪念馆文史研究部负责人介绍,捐赠这辆自行车的是响水籍老同志李春华。为详细了解这辆自行车的曲折“ 身世”,新四军纪念馆馆长王晓曼派专人专程赴京,走访了这位曾获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次三级独立自由勋章的新四军女战士。

而且,在日本站跨境电商平台Starday上,自行车是一个热销品类。对于想要转战日本市场的卖家来说,自行车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创业项目。卖家可以售卖自行车配件、起行装置等,潜力无限!想要了解更多跨境电商资讯,欢迎关注我们哦!

李春华15岁参加新四军,1943年,20岁的李春华奉命在盐阜抗日根据地开展民运工作,临行前,连长王六一将一辆从日军手中缴获的自行车交给李春华使用。当时,李春华因转移不便,将车子寄放在涟东县一个农民家中。其间,李春华几次想取回车子,因战事频繁,未能如愿。

1946年底,她在一位妇救会长的协助下,将车子从涟东取回,从此,便把这辆车当做“无声的战友”一直带在身边,用它送情报、运伤员。有一次,部队有批伤员临时驻扎在射阳陈洋,原计划从水路转移,后来突然接到情报,河道被敌人封锁,必须赶快从陆路转移伤员。李春华就是骑着这辆车迅速组织转移,保护了这批伤员。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开始,李春华带着这辆自行车从南京坐火车到丹东后,将自己的孩子和这辆车一起寄放在丹东一位刘姓人家,自己则跨过鸭绿江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战争结束后,李春华回到丹东接回孩子,取走自行车。1986年,新四军纪念馆在盐城兴建,李春华郑重地捐出了伴随自己南征北战、东转西移近40个春秋的“无声的战友”。

一件弥足珍贵的抗战文物

佐田雅人在新四军纪念馆参观时,对该馆工作人员表示,只要能让这辆自行车重新回到他身边,无论什么条件他都答应。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这辆自行车已不再是普普通通的交通工具,它是日军侵华的铁证。不要说专业文博工作人员,就是普通中国百姓,也掂得出它的分量有多重。佐田雅人未能如愿。

岁月沧桑,佐田雅人对参加侵华战争的负罪感也与日俱增。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当年一踏上中国的土地,我就抱着死多生少的想法,日本人民不支持这场战争,中华民族奋起抵抗侵略,日本侵华战争失败是历史的必然……”身为一家企划株式会社董事长的佐田雅人,如今是热衷中日文化交流事业的友好人士,他曾是中日合拍电视片《话说长江》的日方总编导,虽年事已高,现仍为发展中日友好事业而奔波。佐田雅人仍与新四军纪念馆保持联系,他在日前发来的传真件中表示,愿意在日本联络其他“经历过那段不幸岁月”的人,搜集史料,“为贵馆提供当时的有关情况”,以教育后人不忘历史。

据文物研究专业人士介绍,这辆伪“满洲”自行车来历清楚,保存完好,是十分珍贵的抗战文物,目前全国仅此一辆。新四军纪念馆已将其作为国家一级文物上报有关部门审批。(感谢盐城新四军纪念馆研究员陈宗彪对此文提供帮助)

执笔:陆应铸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