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贼挨打。玉溪一对男女玩网红游戏“生死局”,结果真被锁死了…(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3月30凌晨4时30分,玉溪峨山县消防救援大队接到群众报警称,峨山县时代广场一酒吧内,有一男一女被链子锁住了,请求消防员前往救助。”

人生最憋屈的事莫过于——替贼挨打…………。

这是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觉得鼻子还在酸痛,挨打的滋味真不好受。

那时候,我在湖北省江陵县(也就是荆州古城,当时的荆州是江陵县下辖的一个城关镇,后来撒县立市为荆州市,再后来与相邻的沙市市合并为荆沙市)的钟鼓楼市场外摆了一个摊位,修理自行车,修鞋修雨伞什么的,外带修锁配钥匙。

记得那天的生意特别好,一直忙到十点多钟,给最后一位阿婆修好了一把雨伞,正准备拿过茶杯喝口水。“师傅,会开锁吗?”,一个小伙子来到摊前问我。“是什么锁”,我问道。“是自行车”。小伙子递给我一只烟又把火给我点上又向我要多钱,我说开自行车锁十块钱。小伙子爽快地答应了,说自行车在市场北门,于是我交待一旁卖瓜子花生的老太太,叫她帮我照看一下摊位,就带着开锁工具来到市场北门,小伙子指着一排铁柵拦边锁着的一辆自行车,“就这个车,不小心钥匙搞丢了”。我一看是一辆崭新的凤凰28自行车。除了自带的锁外前轮还有一把链条锁锁在铁栅栏上。“你这是两把锁啊还得再加十块钱”。我摇了摇自行车说。“没问题给你加十块,给我打开,我先去那边买烟来”。小伙子说完就向一旁的小卖店走去,我蹲下身拿出工具开始作业,当我把锁前轮的链条锁打时,正准备起身时一个胖大个一下子冲到我面前伸手抓住我的衣领重重的一拳招呼到我的鼻梁上,顿时我眼冒金星,鲜血从鼻孔里流下来,“恩妈日的敢偷老子的车”。胖大个手不停口不停,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第二拳第三拳接着来了,一下子围上来一大群旁观者,“打死他,偷车贼〞,我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然后11O来了…警察叔叔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然后鼻青脸肿的我又从派出所出来了,然后我把开锁的工具扔了,发誓永不开锁[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玉溪一对男女玩网红游戏“生死局”,结果真被锁死了…

救援人员赶到现场询问得知,几个年轻人到酒吧喝酒放松,其中一男一女玩起了一种叫“生死局”的网红游戏(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这个游戏就是在女生右脚与男生的左脚脚踝处,用金属链环绕并用小锁锁上,没想到随后两人却将钥匙弄丢了,怎么也找不着,导致他们去哪都要栓在一起,行动十分不便,无奈之下,被锁的女生拨打了119,请求帮助。

玉溪一对男女玩网红游戏“生死局”,结果真被锁死了…

了解情况后,消防员利用手动破拆钳对环绕在二人脚踝处的金属链进行破拆,当锁链松动后,在消防员的协助下,女生将被锁住的一只脚上的凉鞋脱掉,终于剥离了锁链,二人重获自由。

消防员温馨提醒:网红游戏有风险,万不可盲目跟风。生活中,若遇到被卡的状况,不必惊慌,仔细查看被卡的部位,尽可能不要动来动去,以防卡得更紧。被卡后若不能自行脱困,马上打119求助。

来源:春城晚报-开屏***记者 李春丽 、通讯员 刘春蕊 摄影报道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