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散文:二手自行车探访自行车“黑市场”:没有任何手续 价格还能商量(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乡土散文:二手自行车

改革开放前,人们出行的交通工具,去远处的时候乘飞机、火车,坐轮船等先不说,一般大凡几十里以内的,大部分都是靠步行。那时候自行车还比较少,个别人家有职工的和较富裕点的家庭才称(chen) 自行车。那时新自行车也不好买,实行限量计划供应,按级按期凭票分配。即便有钱买,也得去供销社提前申请排号,像飞鸽、凤凰等名牌货就更难买到了,非得托熟人找关系,或者走后门才能买得到。

那还是我在创业队当管理员兼会计的时候,为了给队员们改善生活,有一次我去遵化的马兰峪食品站买猪肉,怕坐班车去当天赶不回来,还得住下花住店费(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因为那时就一趟班车,到食品站要排队耽误很长时间。走着去又太远,有80多里地,来回就160多里。没办法,就向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家借自行车。他家那辆自行车也是个旧的,我一请求,倒还是挺痛快的就答应了。

在那个年代,骑着自行车出门办事,那也是一种很风光、很惬意的感觉呢,心情一定是激动无比的。去遵化县马兰峪镇,要翻越过一座很大的山梁——分水岭,至少要有十几里上坡路,必须推着车子走。我在挂兰峪读高中那两年,经常路过这座大岭,那时没有自行车,只能是靠步行来回走着。这回终于骑上了自行车,奔驰在大马路(全是土石路)上,下梁时也不用脚蹬,飕飕地穿行在崇山峻岭中,好不风光、畅快。

探访自行车“黑市场”:没有任何手续 价格还能商量

没有任何手续的七成新高档电动车,价格只有几百元;同样没有手续的自行车只要几十元,而且还有人源源不断地来供货……这是上周五记者在东丽区增兴窑的自发市场看到的情景。而据附近居民介绍,像这样的情况每周五都会上演。

“本来是挺好的‘周五市场’,可就是从春节后开始,变成了卖旧自行车的市场。这里的车都没有手续,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上周五,市民孙先生通过本报***热线对记者说。每到周五,在新建的增兴家园门前的小路周围就会形成一个周五市场。原先都是一些废旧物品,供周围的外来务工人员和老人们选购。可就是从今年春节后开始,一些人来这里卖旧电动车和旧自行车。从开始的三两个人发展到了如今的十多个人。而且据孙先生观察,每到周五来这里卖车的还总是那几个面孔。

乡土散文:二手自行车

那时候,能骑上自行车就算是一种比较奢侈的享受了,心情格外舒爽。现在仔细想一想,觉得真有些不可思议。

上周五10:30左右,按照读者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了东丽区增兴窑增兴家园门前。在一个小桥东侧的土路上,已经摆着十来辆旧自行车和两辆电动车。很多前来问价的市民堵塞了道路,使得原本不宽的小路变得更加拥挤。记者首先来到一辆简易电动车跟前。还没等记者问价,一名50岁左右的妇女就主动搭讪道:“小车多轻便,推屋里或者放楼道都行。不像大车还得找车棚。”“多少钱,有发票吗?”听到记者问话,这名妇女笑笑说道:“在这卖车的,哪个有发票。但是便宜呀。这车你要是要,就给700块钱。”见记者转身要离开,这名妇女又说道:“600要不要。”

一九七七年二月初,刚刚过完春节,大队通知我从创业队下山回来,到中心小学当民办教师。我心想:当老师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搞不好会误人子弟的,教错了人家一辈子都记着你呀。就拿我来说,我在上二年级的时候,那年代上课没有课本,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时期,大人小孩都学《毛主席诗词》和《毛主席语录》。有一次,老师教我们学《毛主席诗词》里的[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有一个学生问老师:“老师,和柳亚子先生是什么意思呀?”只见老师摇头晃脑地略一琢磨,答曰:你说到春天时,河边上什么最先生出来芽子呀?(他还用的是启发式教学呢)这学生也挺聪明,稍加思考说:柳树呗,柳树的芽子先生出来。

就在记者准备询问另一辆中大型电动车时,还看到了这样一幕。一名50多岁的男子骑着一辆弯梁自行车来到女子面前。从两人的交谈来看,显然很是熟悉。男子说道:“这车四分要吗?”这名妇女说道:“贵了吧,三分吧。”“这车我送前面四分秒卖。这是这么熟了才给你的。”男子说道。由于价格没谈拢,男子骑着车离开了。

接下来,记者又来到了一辆中大型电动车跟前,“车主”叫价1200元,并表示这车至少有七成新。边说男子还边掀起车座子,让记者观看里面的箱体。还没等记者划价,这名男子就说道:“要是有心气,你就给1000。”记者观看发现,这辆车的后尾部,有一个悬挂牌照的地方,但上面空空如也。询问有没有发票,男子犹豫了几秒钟后说道:“那东西谁还留着,早不知道撇哪去了。没事呀,骑着也没人管。”见记者要离开,这名男子还不忘说了一句:“想要,价格还能商量。”记者在该市场发现,这里的自行车也同样没有任何手续,价格都在60元到100元不等。

对了,河边的柳芽儿,最先生出来。后来这才知道,那位“柳芽子"先生老师,自己都没读完小学,是来临时代课的。

警方:将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监管查处

一说让我去当教师,我就想,咱可别当这样的“活现大眼"老师呀。由于学校距家有三里地远,学校规定老师每天早晨七点半就得到校备课,晚上还要再去学校判作业,时间很紧。因为那时国家已经开始重视教育了,恢复了考试制度,国家也正在准备恢复高考。刚开始时,上下班步行感到有些受追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有一辆自行车,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可若买一辆自行车谈何容易?要知道我们那时候的生活现状啊。劳日值(指10分为一个劳日)才五角二分钱,我在学校工作,每天大队给记11分,然后每月国家发给6元教师津贴,如此一算,我每天的总收入也就区区只有七毛七分钱,可这就比其他社员收入多不少了。

记者将情况反映至天津市公安局非机动车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会将情况反馈到分局所属单位,增派巡逻民警对自发形成的市场违法违规情况进行监管查处,一旦发现违法行为属实,坚决予以打击。同时,民警还提醒广大市民,本市已经对二轮电动车开展了上牌工作,没有合法手续的电动车来路不明,无法办理上牌手续。今年3月20日开始,本市各条交通干线上,交警将启动“二轮电动自行车无牌无证上路行驶”专项治理行动,治理中,对于二轮电动自行车无牌无证的,将依法予以警告、罚款5元至50元以及扣留车辆的处理。

乡土散文:二手自行车

费了老劲,终于攒了七个月的津贴费,从别人那里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就已经把我高兴得了不得了,美不钻天的。那时候的新车也就是一百几十元,最好的飞鸽牌才一百七十多元。所以四十元的二手车子就是半新不旧的,已经很不错、很满意了。

骑车上下班的感觉和以前就是不一样。我天天能早到校,在山区的羊肠小道上,飕飕地闪过,精神也爽了,工作更积极努力了。我所教的小学毕业班,学生成绩始终在全区名列前茅,被树立为学习榜样。我本人也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模范班主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又过了几年以后,我也鸟枪换大炮,终于扔掉那辆二手车,换成了一辆崭新的“龙凤"牌自行车,这是后话。

审阅:唐腊枚

简评:作者用平实诙谐的笔调,还原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大中国各方面贫瘠落后的情状,以及自己费尽周折拥有一辆二手自行车的可贵经历,读来笑中带泪,为那个年代的人们坚韧顽强,乐观进取的精神,为他们简单纯朴的可爱劲儿点赞。

作者:王淮忠

终审:严景新

编辑:卜一

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中国乡村》杂志,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

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投稿邮箱:zxmtth@126.com

声明: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