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领自行车被索50元拖车费罚款50元!醉驾自行车,大岭山一男子挨罚(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3月3日遭遇交通事故后,李先生的自行车被通州交通支队暂时扣留用来取证,他前日收到交通队的返还告知书,同时认定他不需要缴纳扣留产生的停车费,不料李先生到停车场领车时却被告知要交50元钱的拖车进场费,这让他心里有点不痛快。就此,通州交通支队事故处表示,交通队委托停车场负责拖运,具体费用问题应当由停车场与李先生协调。发改委则表示,国家对于拖车进场费用没有明文规定,停车场拥有自主定价权,不过交警在处理时应当事先告知费用问题,避免矛盾。

取自行车被索拖车费

罚款50元!醉驾自行车,大岭山一男子挨罚

12月8日,大岭山交警大队接到报警称,一男子骑自行车时不慎撞倒行人,后与该行人发生争吵,随后在路边草地昏睡过去,疑是酒驾。

接警后,大岭山交警大队迅速派员到场处置。民警到场后,该男子仍然酣睡着,随后医护人员到场,任凭大家怎么叫,男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出于安全考虑,医生决定把男子送回医院救治,但由于男子体型庞大,无法一时将该男子抬上车,护士决定采取按压仁中穴的办法把男子弄醒。在穴位按摩的作用下,男子终于没法装了,大喊一声站起来说道:“去医院检查你们给钱吗?!”并且十分不配合民警与救护人员的工作。

罚款50元!醉驾自行车,大岭山一男子挨罚

好不容易把男子送上救护车,到了医院,男子知道要抽血化验后,全力拒绝接受检查。众人在合力制服男子过程中,连医院的急救担架床都压坏了。为了稳定男子的情绪,抽血后民警将其送到了醒酒室。经检测,男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18mg/100ml,属醉酒后驾驶非机动车。

待男子酒醒后,民警把前一天晚上的事情讲给其听,男子顿时羞愧难当!据交代,男子李某同朋友晚饭时饮酒,想起自己只是骑自行车赴宴,心里不以为意,于是席间大家推杯换盏,饭后李某独自骑车回家,途经村口市场路时,终不胜酒力,又因人流密集,李某无法控制车辆,撞到了行人何某,本来何某觉得自己受伤很轻,让李某道歉就行,但李某非但不听,还借着酒劲对着何某一阵骂,随后倒地大睡。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九条规定,醉酒后驾驶非机动车的,扣留非机动车并罚款50元。李某当即表示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处罚、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保证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李先生告诉记者,3月3日,他骑车被一辆机动车剐蹭,报警后,他的自行车和肇事机动车都被通州交通支队暂时扣留,用来取证定责。前天,交通队向他出具了事故责任认定书,确认对方全责,同时还给他一份返还物品凭证和费用告知书,写明自行车已返还给李先生,并认定他不需缴纳这期间的停车费用。

全媒体记者 刘志斌 林朝丰 通讯员 叶嘉乐/文

李先生带着这张告知书来到位于梨园南街西南的运缘停车场,想要领回自己的自行车,却被停车场管理人员阻拦,称需要先缴纳50元拖车进场费。李先生认为收费很不合理,“因为交通队出具的材料证明我不需支付停车费,也没有告知有其他费用需要缴纳”,另外在交通事故中他并无责任,被扣自行车已经十分破旧,“根本不值50元”。

没有标准就自行要价

昨天下午,记者跟随李先生再次来到停车场。只见该停车场门前悬挂着由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颁发的一块蓝牌,证明此处为“暂扣交通事故、违章车辆停车场”。业务人员对记者解释,停车场与交通队是合作关系,负责拖运停放违法车辆。“一般拖一次车是400元,根据具体情况适当增减,比如这个自行车,我们就收了50块钱的油钱。另外,其实停车也是要钱的,不过我们都没收那人的。”他表示,由于国家对于拖车费用没有统一标准,所以停车场始终按照这个价格执行收费,收费后停车场可以出具正规发票,如果李先生认为收费不合理,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李先生表示不会交拖车费,“车就在那停着吧,我不要了”。

交警应当提前告知

东莞交警供图

记者从通州交通支队事故处了解到,通州区属于远郊区县,因此交管局委托第三方负责拖运,由第三方收取费用,与交通队无关。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国家对停车场的拖车进场费用还没有相关规定,停车场拥有自主定价权,价格根据市场调节。他还表示,交警在处理类似事故时可以事先告知当事人可能产生的费用,避免类似矛盾的产生。

晨报96101 现场***

编辑 官登禄

记者 张群笑 线索(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李先生

标签: 50元自行车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