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观赏鱼鳃部的鳃盖开合过大、鳃盖缺失,一定都是鳃病吗?(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各位鱼友大家好,我是养鱼老道,和大家一起轻轻松松养水、快快乐乐养鱼,敬请鱼友们关注!

前不久去日本东京住了几天,发现街头共享单车几乎不见踪影,与三五年前不一样。除了同咱们差不多的原因,即有些使用者乱停乱放造成管理不便、民怨日增,还因为当地地铁火车网络更加密集,居民交通“最后一公里”需求不是很大,而且几乎家家本来就有自行车,可能还不止一辆。

很多鱼友只要一看到观赏鱼的鳃部不正常,也甭管它怎么不正常,一定就是鳃病了,不是菌鳃就是虫鳃,需要尽快下药治疗。

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

(东京住房多狭小,家中停放自行车也不易,有的挂在小巷口的墙上,室内同样可上墙)

其实呢,大部分情况下,观赏鱼鳃盖的缺失或者大张着,未必一定都是鳃病,我们该如何去判断和观察呢?

观赏鱼鳃部的鳃盖开合过大、鳃盖缺失,一定都是鳃病吗?鳃盖缺失,大部分都是天生的残疾,翻鳃可能是水质不好造成的

某些金鱼,天生的鳃盖发红,或者是一些比较小的燕鱼苗,白色系的很多观赏鱼,它们的鳃盖看起来略微有点红,这些大部分都不是疾病,完全不必理会。

而鳃盖有所缺失,极有可能就是天生的,想要完全闭合或者彻底恢复,那也不太可能了,基本上就那样子了。

东京街头骑自行车的很多,感觉上比以前更多。朋友说他公司里面好多年轻同事骑车上下班,只要距离不太远,省得堵车挤车,还可以健身。一位退休在家的女士说,她平时也喜欢骑车,东京好多小巷,到附近购物办事还是自行车方便。另外,不像上海满街都是电动(自行)车送货送餐,东京更多见到的仍然是摩托车,此外就是自行车。

骑自行车送快递的,后面还拖着一个带轮子的小货箱;骑自行车送快餐的,双肩背着一个保暖箱;邮局的大爷级员工开着面包车沿街一路开箱收信,送信的小伙子则骑着自行车一条条小巷转来转去。还不止一次看到派出所警员骑车执勤,最热闹的银座路口警察岗亭门口也停着一辆自行车,门上则贴满写明悬赏金额的通缉令。

还有所谓的观赏鱼翻鳃,就是鳃部最外层的薄膜或者边缘上翘,极有可能是水质问题导致,想要彻底恢复,需要动点小手术,适度注意水质管理,如果不想管,也就那样了,它也恢复不了了。

我喜欢从细节去了解一个国家、一座城市,各地自行车“文化”的不同,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切入口。东京其实说不上是对自行车“友好”的地方。丹麦一家咨询公司调查后认为,那儿虽然称得上一个自行车都市,“但那并不是因为基础设施、国家、自治团体的建设完善,而仅仅因为很多人骑自行车而已”。也就是说,东京的自行车只不过是公共交通的附属物,却像路边的野草顽强成长。

这些问题,在不影响我们观赏性的前提下,可以不管他。

观赏鱼鳃部的鳃盖开合过大、鳃盖缺失,一定都是鳃病吗?状态不正常,伴随鳃盖大张,并且有缺氧的征兆

如果观赏鱼就是患上了鳃病,必定会有与上述问题完全不一样的反应。

比如说虽然都是鳃盖大张的,但是,有些鱼该吃吃该喝喝,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反应,而有些鱼则不然,首先表现在缩鳍、精神不振,其次是,总容易时不时地游到水面呼吸,并且呼吸的频率比起其他鱼都要加快,这个时候,就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进一步分析,东京对自行车的管理,无非是在行人、汽车和自行车都日益增多的困境中(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就如何分配狭窄街道的使用权,想尽办法找到妥协的途径。结果却是有关法规常常摇摆不定、顾此失彼,各方横竖都不满意,说白了就是让自行车“在人行道上跑被行人讨厌,在车道上跑被开车的讨厌”。

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

按现行交通规定,自行车一般要同汽车一样在马路上靠左行驶,少数路段还专门划出自行车道。遇到路窄汽车多的情况,自行车往往就骑上了人行道。照理,只有老人、孩子和残疾人可以这么做,其他人都有违法违规之嫌。只是当你在人行道或步行街上行走时,身边不断有人骑车掠过,大概就可知道有关限制和法规名存实亡,除非出了事故寻找责任——东京的交通事故三成因为自行车。

再者就是,鳃盖大张的情况下,我们是可以看到里面的鳃丝的,如果伴随着观赏鱼的各种不正常状态,那么,这个鱼鳃可以就会脱丝,或者开起来鱼鳃不是鲜红的,而是白茫茫、黏糊糊的一片,这就是问题很大了。

不过,在东京街上行走还是比较安全,首先没有那么多电动车与你擦身而过,摩托车更不会驶上人行道让你左躲右闪。日本朋友说,他们从小就骑车上街,车技一般都练得不错,在人行道上不会撞到人。前面如果有行人挡着,骑车的往往停下来等候、避让,不会随便按铃以免冒犯他人。也就是说,即使自行车上了人行道,“行人优先”的原则仍然必须遵守。

鳃盖残缺的观赏鱼,或者说鳃盖上有个什么红点、白点,甚至于鳃盖部分擦碰伤之后发炎,那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比如我们的手指甲受伤了,并不代表指甲内已经溃烂了,道理是一样的,不能说问题只在鳃盖上,那么,里面的鳃丝也坏了,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

据粗略了解,日本对自行车还有其他种种要求、规定和限制。如购车后马上要实名登记,要装前后车灯和车铃,孩子骑车一定要戴头盔,骑车不能打伞(只能穿雨衣)、不能玩***、不能单脱手,当然更不能双脱手,成人不能两人同骑一车,不能两车并行,等等。

观赏鱼鳃部的鳃盖开合过大、鳃盖缺失,一定都是鳃病吗?呼吸困难加上鳃丝过脏,才有可能怀疑到鳃病

鳃病是最最容易导致观赏鱼死亡的疾病,所以说,只要观赏鱼的鱼鳃内部出现了问题,必定会有上述的各种不良反应,这是需要我们去仔细观察的。

还是那句话,被虫子啃咬和被细菌感染,所表现出来的鳃丝变化,必定是不一样的,这个需要我们个人去理解观察,而不是照本宣科,那是没有用的。

其他的一些出现在鳃盖上的小毛病,哪怕是鳃盖上烂了一个洞,那也完全可以当做外伤来治,或者是残疾类的,更无需理会。

只有观赏鱼出现了呼吸频率急促,鱼鳃内部过脏,甚至于已经累及到外部了,看起来有些脱丝或者絮状物存在了,或者呼吸频率加重、鱼鳃内部加厚,那才是观赏鱼真正患上了鳃病,那就需要购买专业的鱼药进行治疗了。

观赏鱼鳃部的鳃盖开合过大、鳃盖缺失,一定都是鳃病吗?

千万不要把观赏鱼的天生残疾和鳃盖外伤,当成了鳃病去治,那是毫无意义的。

我是养鱼老道,更多观赏鱼问题敬请关注,谢谢!

还有,酒后不能骑车,如同开汽车不能酒驾一样。对速度快慢的要求是随时可以停下,否则就算超速。闯红灯和逆向骑行等十多项行为算是严重违法,最多可能被罚四万日元(约合两千多元人民币),多次恶意违法骑车的还会被“请”去参加“骑行者讲座”。前年6月开始实施新版道路交通法,一个主要修订就是加大对自行车违规的处罚。

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

对一般东京市民来说,自行车带来的最大麻烦就是街头乱停乱放,妨碍正常行走,占据公共空间,破坏城市美观。但对于骑车的东京人来说,最大麻烦则是停车越来越不方便。有的停车场收费不高,第一小时免费,后两小时收一百日元。还有全自动的,把车推进去就不用管了。但就是各种停车场都不多,市中心地区更少。

东京交管部门这两年对街头自行车乱停放加大处罚力度,一位每天骑车上班的中企外派员工说她今年已经被罚过多次,每次两千日元,大约一百多元人民币。其实有的区域罚得更重,要交三千日元或更多才能取出被扣自行车。

东京闹市如银座的街头,地上、墙上和栏杆旁都有不少禁止乱停放自行车的宣示,详细写明罚则。管理部门还聘用专门人员来执行,他们年岁都不小,两人一组穿着制服,手持卡片相机、电子记录本等工具,有的专给路边汽车抄牌,有的专门对付人行道上的自行车。

做法也蛮合理,先礼后兵。发现违规停放的自行车,第一步是贴上一张写明时间的红色小条子,警告车主尽快把车挪走。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如果还在那儿,就会移到专设的扣押地点,同时也告知车主到那儿取车交罚款。

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

这办法应该起到作用,***中看到有的扣押点集中了好几十辆违规停放的车子,违规者乖乖地交上两千日元罚款。当然,有的车太旧太破,车主不愿交钱,也就不来领车。另外也看到有人用钢缆铁链把自行车拴死在路边栏杆或柱子上,叫查处者无法移挪。

曹景行:东京骑车的便与不便

我骑了五六十年自行车,还没有机会在国外街头试过。下次去日本打算拍一系列有关“细节”的视频,或许就可以骑车代步,多转转东京和其他城镇的大街小巷,一定会有更多的发现和体会。(曹景行 文/供图)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