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

我家的第一辆自行车,是六十年代父亲把养了一整年的猪杀了后,猪肉没留一点,全部用背篓黎明前偷偷背到武功火车站(今杨凌)卖了的钱买的(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那是一辆二手永久牌的自行车,是我村已出嫁的一位姑在北京某部队当官的丈夫不用了的。

好家伙,虽不是崭新的,却也是全村唯一的一辆自行车,村里人们把自行车不叫自行车,只叫车子,车子刚买来什么样,我记不得,父亲和兄长怎么学会了骑车也不清楚。依稀记得为了村里人借车子父母常常发生争吵,大意是父亲总是慷慨大方借给别人用,结果车子还回来也总是被磕了碰了没气了母亲心疼,但是母亲却也一直不会骑车子。

小学三年级时,我学会了掏着骑车子(右腿从大梁下伸过去踩脚蹬,一次只能蹬半圈),那时没有女式自行车,小朋友都是先学会掏着骑,等个子长高了就能坐上鞍座骑车子了。

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

■ 永久牌自行车 | 图源网络

第一次骑车子上路,是和邻居女孩芝英上县城,她家才有车子不久骑车技术差,所以一出门拐上稻田中弯曲小路,她便连摔几跤,每次摔倒,她都大声喊着:三姑也三姑!最搞笑的是刚到县上好像是一家单位门口,迎面急驶而来一辆汽车(那时汽车很少),芝英吓的一急竟然向左掉头朝大门里直冲过去,刚好门口有一个人蹲那,说时迟那时快,蹲着的人疾步上前一把拦住车子才不致芝英撞上门房外的柱子!

那次去县城也不知是为啥,买东西不可能,十一二岁不会买啥,可能就是练骑车子去了,回去时更是险象环生,到四屯那有一男人怀里抱一小孩,旁边跟一小孩刚从城墙旁走上马路,我们骑车速度也不快,芝英骑到那个走路小孩跟前时,见小孩正哇哇大哭,她又大喊三姑也三姑,我大声回应快跑快跑!只听她车子链条夸夸直响,我们拼尽全力拼命蹬车,不敢回头不敢停,一直跑到过了哑柏进入青化才停下来看有没有人追过来。

喘气半天啥动静也没有,哪有什么人追?想想若是撞了小孩,芝英不摔倒了?可她没摔倒,还有,抱小孩的大人啥也没说呀,嗨,虚惊一场!

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

上初中学了,骑车技术自信很好了,但是却从来没带过人,那天八爸家堂妹碰见我,说姐带上我吧,我想不就带个人吗,便说你坐吧,毫无带人经验、瘦弱不堪的我(高中162厘米身高,体重67市斤)刚好在桥上,所以堂妹一个小胖墩一抓住后座正要跳上时,由于她的连拉带推,我便毫无悬念连人带车一头栽下河里!

当时正是吃早饭时节,我家在村子最东头丰收河边上,是我兄长在门口吃饭看见了飞奔而来从河里捞上来了我,扛上来了车子,由于是从桥上较高处跌下河里,河底有石块,当时右胳膊肘部几处流血不止,后来多年肘部都留有疤痕。

从此,我再也不敢骑车子带人,而且只要听到有人说让我带的话,车子就倒!这是有了条件反射了。

上班后在部队的爱人通过关系买了一辆红旗牌28型加重自行车,那是八十年代了,但是单位依然有个别没车子的同事,所以我的新车子被人借去时还是免不了心疼一番。那辆车子我非常爱惜,常常骑出去被人惊讶的问,才买的?

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

■ 图源网络

好景不长,车子在单位房子门外无声无息的丢了!由于周末回家路远,便又买了梅花牌28轻便自行车,当时兴用深红色绒布包裹车子三角梁,这样车子通身是喜庆的红色,骑上去心情好极了。可是,那辆喜庆梅花后来还是被上小学的儿子骑到体育场丢了!

八十年代中期,县城女同胞们迅速兴起骑26型女式自行车,为了也飒一把,省吃俭用买了凤凰牌26型全链盒(链子全包里面)自行车,那阵已不兴用红绒布包车梁了,我别出心裁,用了几个晚上时间,黑丝线双股用钩针勾成镂空花样包在车梁上,可能是车子太漂亮扎眼,车子没用多长时间我去教研室办个事一会功夫车子就不见了,好几个熟人帮着前后找半天无果!走出教研室大门,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心里想,自己出门遇上雨,怕弄脏车子就自己扛起来步行,车子不骑时还要用旧床单盖着,今天,这会下雨了,车子是在淋雨吗?心疼死了……

没车子总是不行,加之那会县城新开了家黑马自行车专卖店,传言说黑马车子特别好用,又轻又快,永不跑气等等……

新买的黑马是玫瑰红的车梁,金属色的前后瓦圈,车头电镀熠熠生辉,推起一动车轴发出曾曾脆响,骑上去一蹬轻快如有助力。周末女子怀抱电子琴坐在后座,我带着去琴行学习也毫无沉重感!这是我感觉最好的车子,每次骑车子出去,都会招来几多羡慕的目光,总有人称赞:好车子,好车子!不是吗?500多块钱买的呢,真是好货不便宜呀!

人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的黑马豪车没躲过被偷,那是2002年暑假,读大二的儿子骑车子去墨香书屋买书,走时我一再叮嘱前后轮的锁都上好,买好书即刻回家放下车子!谁知傍晚儿子一脸沮丧手中握着被撬坏的车锁碎片回来了……

没命拥有黑马,只好又买辆飞鸽,也挺好,只是才三天,三天啊,那时是7月高考,就在高考第二天晚上,家里人都在,院子大铁门平时我们自己都不太能推的动,且会发出巨大的响声。但是,那晚竟被人无声的打开了,嘉陵摩托,飞鸽都不知所踪!报了警,来人看了现场。等啊等结果,结果是:没有结果!

我爸偷偷用一头猪,换回来一辆二手永久自行车

■ 图源网络

在县城上班没车子不行,这次就在二手车市场买了辆24型红色斯普瑞克,虽为名车,毕竟是二手,骑着马马虎虎凑凑合合,由于总怕车子又出意外,晚上要搬到卧室才放心,尽管晚上起来总被车子挡的走猫步。

那是一个周末休息,我带女子去西关批发市场买果冻,我安排女子扶着车子站我身后那别动,我则蹲下买果冻,女子嘴馋,竟放手过来帮我挑不同味道她喜欢的果冻,就这一下,我们转身发现车子没了,当时街上人并不多,很快发现那一抹红色的斯普瑞克被一个精瘦的年轻小伙子蹬的飞快向西绝尘而去……

守不住的东西,那不是自己的,也是说明它们与自己无有缘分吧!心灰意冷的我再上二手车市场买了24型灰色黑马自行车,不擦不洗也不爱惜,风里来雨去任凭风吹雨打也不心疼。说来奇怪,近二十年过去了,它如今依然在台阶上一个姿势站着,好像随时准备着和主人一起出征!

虽然破旧,却也一身沧桑的浪漫。

作者 | 清风 | 陕西人

标签: 永久自行车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