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号|1、2千元电动自行车100元处理 男子因盗窃被刑拘调查|大限将至,挂着“临牌”的电动自行车谁要?

根据《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自2021年11月1日起,悬挂临时牌照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将不得上道路行驶。如今距离这个期限已不到三个月,但道路上的超标电动车依然不少。

25岁男子长期居住在网吧打游戏,没有收入来源便想到去盗窃他人电动自行车。原价1、2千元的电动自行车,男子盗窃后仅以100元左右的价格,随机卖出。北青-北京头条记者10月31日获悉,目前,男子董某因涉嫌盗窃罪被顺义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警探号|1、2千元电动自行车100元处理 男子因盗窃被刑拘

2021年9月份以来南法信派出所接到多起群众***报警,他们停在地铁站、车站附近的电动自行车相继被盗。这引起南法信派出所的高度重视,立刻对该案开展调查。2021年9月29日民警再一次接到群众报警,报警人郑先生称,自己上班前将车停到南法信地铁站门口,下班后发现自己的车被偷走了。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以旧换新的补贴价格不如预期,一些车主暂时不愿意去更换新车。又由于临牌车回收拆解的途径尚未打通,一些不再有骑车需求的车主,难以找到车辆处理途径。有人甚至把车随意丢弃,影响了城市环境。

车速快

民警通过对案发现场路线、中心区域和沿线等大量监控的查看比对,发现一男子行为鬼鬼祟祟,为犯罪嫌疑人。

临牌外卖车居多

临近晚间饭点,七里庄首航生活广场周围停着不少电动自行车,其中很多都是带着保温箱的外卖车辆。这些车当中,绝大多数都是黄色的临牌车,白牌的新国标车很少。

调查|大限将至,挂着“临牌”的电动自行车谁要?

许多外卖员骑的还是超标电动自行车

通过调查,民警发现,此人名为董某,曾有多起盗窃前科。且董某在北京朝阳、海淀、顺义、平谷等多地进行作案,行踪飘忽不定。

在旁边的十字路口,记者观察了一下过往的电动自行车。上班族所骑的电动车,不少已经换成了白牌,而外卖员所骑的车辆还是以临牌车居多。从车辆外形上看,临牌车的车架子普遍显得大一些,车速也比新国标车快上不少,有的甚至还发出了摩托车一般的引擎轰鸣声。

“还能骑仨月,到时候肯定得换啊,不然要挨罚了。”一位小哥正坐在电动车上等着接单。他的车是去年12月份买的,当时他对非机动车管理规定并不熟悉,不知道临牌车到今年11月以后不能上路,又因为贪图便宜,这才买了一辆临牌车。

为了尽快将嫌疑人抓获归案,民警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对嫌疑人的信息进行研判,另一路对案件近期频发的地点进行蹲守。最终在民警蹲守数十天的坚持努力下,将嫌疑人董某抓获。

外卖员所骑的车辆,基本都是自己去店里购买,外卖公司并没有统一提供。这次换车行为,也都是外卖员自行掌握时间,公司没有限定哪天之前必须换车完毕,也没有限定要买什么样的车辆。有的小哥,虽然明知临牌车已经骑不了多长时间,但还是迟迟不愿换车。相比于时速规定在25公里每小时以下的新国标车,超标的临牌车时速往往在40公里每小时左右。通过调马力、解限速等操作,速度甚至还能更高。

速度快了,送餐是方便了,但也给其他同行的车辆带来了危险。一位骑新国标车的女士表示,希望过几个月之后,外卖车的速度能慢下来一点,“和这些车一起骑真是有些害怕。”

经依法讯问,嫌疑人董某对盗窃电动自行车的行为供认不讳。其2020年8月就因为盗窃罪被石景山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石景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但处罚过后却不知悔改,开始重操旧业。

补贴低

警探号|1、2千元电动自行车100元处理 男子因盗窃被刑拘

据董某供述,其在北京居无定所,四处流浪,长期居住在网吧打游戏,且没有收入来源。每次,董某都会选择较新或很少受损、轮胎没有上锁的电动车,利用“万能钥匙”直接捅开电动自行车锁芯进行盗窃。而盗窃来的这些价值1、2千元的电动自行车,也会被董某以“我这个车是我朋友不要了,让我处理掉,我着急用钱低价处理。”为由,将车以80元到15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路人或收废品的人员。随后,将所得钱款在网吧挥霍。

主动换车仍很少

目前,犯罪嫌疑人董某(男,25岁)因涉嫌盗窃罪被顺义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外卖员大批量换车尚需时日,还有一些骑车代步的市民,已经开始咨询换车事宜了。大兴新源大街路侧的一家电动自行车门店,张女士正拿着***给店主展示照片,询问照片里电动自行车的回收价格。她的车是三年前买的,当时花了两千多元。因为不符合电动自行车的新国标,之后只能上了个临时牌照。店主看了看照片,开出了300块钱的回收价。

顺义警方提示,鉴于辖区内被盗案件事件频发,电动自行车停放在地铁站和公交站时,一定要加强防范,上好车辆锁具,避免被不法分子有机可乘。如果在路边遇到有人以较低价格兜售电动车,也要增加警惕,提高安全意识,所售车辆很有可能是被盗车辆。

实习生 刘萌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叶婉

编辑/白龙

“才三百?也太便宜了吧!”看到张女士有些不解,店主解释称,光从照片里看,这辆车的车况并不是很好,300元也只是个估价,具体值多少还得把车骑过来再看。

记者走访发现,不少电动车门店,最近都响应新发布的《淘汰超标电动自行车回收处置工作方案》,提供了临牌车以旧换新的服务。但换新的补贴价普遍不高,有的店只能开出两三百元,最高的也只有七八百元。具体能补贴的钱,除了要根据旧车的车况,还要根据顾客所买新车的原价而定。一家门店称,买4000元的新车,最多能补800。买3000元的车,只能补500。

有店主表示,最近有一些顾客来询价以旧换新,但可能是觉得补贴价格太低,真正换车的人很少。在店主看来,门店回收超标电动车,能给一点补贴钱已经不错了,旧车收回来实际值不了几个钱。“车架子不值钱,之前回收都是冲着电池去的,现在标准严格,不敢随便改装电池,回收回来也没用。而且现在给出的回收价已经算高的了,等临到日子了再换,价可能更低。”

在海淀四季青桥,记者找到了一家已经收过一些临牌车的门店。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又有三个顾客前来询问收车事宜。销售人员略显不耐烦地表示,回收来的旧车都是直接拉回厂家仓库,由厂家直接报废。“回收了也没啥用,听说有的还得交垃圾处理费。再过几天,我们就不回收了。”

难回收

旧车处理缺渠道

张女士在询价时,店主还补充说,300元的补贴必须是以旧换新才能给,也就是张女士必须得在店里买新车,才能打300元的折扣。“如果你不买,我这里是不收临牌车的。”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多家电动自行车门店,店主称只能置换新车,不单独回收旧车。

来门店以旧换新的顾客,大多都还有用车的需求。可如果车主不想再骑电动车,想直接把车处理掉,怎么办?记者走访发现,只有少数门店称可以单独回收旧车,回收价格也比较低。“铅酸电池的车最多300元,锂电池的再减100元。”

北京市近日印发的《淘汰超标电动自行车回收处置工作方案》中提到,车辆“以旧换新”是超标电动车回收的主要渠道,此外还有一条“回收拆解”的补充路径。方案称,市城市管理委、市生态环境局分别统筹再生资源、废铅蓄电池回收企业合理设置回收网点,筛选有意愿、有资质的企业名单推送到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并对外公示。但记者咨询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得知,目前协会尚未收到有关部门发来的回收企业名单。

目前除了少数门店可以提供单独收旧车服务外,还有一些个人在网络平台上发布收车信息,但只限于个别区域。一名收车人表示,收来的车是带回外地老家骑的,所以只收几辆,并不是大批量收车。

僵尸车

认定清理是难题

从天通苑北到裕民路,是王敏走了十几年的通勤路线。电动自行车,是她几乎唯一的通勤交通工具。“公交线路都不太合适,单位附近停车费太贵,而且车位也难找。最近几年又得先去送孩子,电动自行车成了最优选。”

调查|大限将至,挂着“临牌”的电动自行车谁要?

天宫院地铁站外,停着不少超标电动自行车

这十几年来,王敏换了三次电动车,最早的一次是因为车被偷了,后来是因为车实在太旧了,王敏直接把它扔在了楼下拐角,“收破烂的都不要。”

像王敏这样,直接把不要的旧车遗弃在“犄角旮旯”地方的车主还有很多。记者在车道沟南里社区看到,好几栋楼的楼门两侧,都堆放着废弃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也有自行车。好几辆摞在一起,有的车轮不见了,有的没了车座。“以前真没留神。这应该好几年了吧,没人管可不就越堆越多。”在小区遛弯的居民也记不起来这里是什么时候变成了旧车垃圾站,她还记得早几年,社区曾经组织过旧车换礼物的活动,当时曾经清理过一批自行车,“电动车大多数都是年轻人骑,卖不了几个钱,估计年轻人就懒得费那个工夫了。”

调查|大限将至,挂着“临牌”的电动自行车谁要?

车道沟南里社区里废弃的电动自行车胡乱堆放在楼下空地

在金四季购物中心东侧的免费自行车停放区域,也有两辆明显被废弃的电动自行车堆在最南侧的栏杆边,有一辆车上还加了一把链子锁,但车座已经没有了,另外一辆车的显示屏幕被卸了下来。“现在偷车的人都少了,估计卖废品的都懒得费这个工夫。”一名停好车匆匆而过赶着上班的购物中心工作人员说,这两辆车停在这里得有几个月了,一直没人开走,“管理员估计得多等一些时间,确认没人要才会清理吧。“

调查|大限将至,挂着“临牌”的电动自行车谁要?

金四季购物中心免费自行车停车区域的废弃电动自行车

对于僵尸车的认定和清理问题,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表示,以前社区曾开展过清理僵尸自行车的工作,发通知的时候没人来认领,等车真的被清走了,反倒有居民找上门要说法。这次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清理是全市大范围的行为,希望届时能有一个明确的工作方案和流程,让工作开展得更加顺利,避免清理过程中发生不必要的纠纷。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