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几种实用的山地自行车品牌及选购基本知识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结婚时曾经有新旧三大件之说,旧三大件是座钟帽筒挂镜,取代旧三大件的新三大件是自行车手表和缝纫机。

户外骑行品牌

要买山地自行车,什么牌子好且便宜?

Colnago梅花、Nicolai尼古拉、Look、Specialized闪电、Storck斯道克这五个牌子的山地车又好又便宜。都是采用“铝钛合金”和“钛钢”等高科技轻材料,下面具体来介绍一下。

一、Colnago梅花

意大利Colnago,知名自行车品牌,品牌诞生于1954年意大利,品牌诞生于1954年意大利,让人垂涎的最具专业品质的自行车品牌之一,世界知名品牌,专业是自行车制造商。

自行车真正成为全民代步工具应该是在七十年代中后期至八十年代初期,

二、Nicolai尼古拉

Nicolai(尼古拉),全世界铝合金后避震山地自行车架之王,一直都致力于制造最顶级手工铝合金自行车。最新科技CNC机加工技术堪称自行车行业的巅峰,超高的强度和卓越的性能也一直都是Nicolai车架引以为豪的核心。

三、Look

六十年代,自行车还是奢侈品,谁家有一辆自行车或者在路上看到谁骑一辆自行车,往往会引来很多注目礼,行礼者的心理,则是复杂的,大抵羡慕嫉妒是有的,一般不会上升到恨的地步。

法国LOOK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一家使用英文单词作为品牌名称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59b9ee7ad9431333431376538的法国公司,生产顶级的高科技碳纤维自行车,生产线设在法国和亚洲。LOOK以设计制作碳纤维车架享有盛名。

我姥爷家当时就有一辆令人生慕的自行车!

四、Specialized闪电

1974年由铁杆车友MikeSinyard创立的美国单车品牌——SPECIALIZED,国内车友亲切地称为“闪电”,近四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为车手提供最专业的单车产品和服务。

自行车的品牌是响当当的大国防,当时的名牌产品,姥爷拿着很金贵,把自行车梁架用宽的塑料带子缠起来,作用与现在的***壳相仿佛吧,平时都是擦得干干净净,挂在厢房的墙上,逢赶集或重要活动,才取下来骑一趟,回家后又赶紧擦净挂起。

五、Storck斯道克

STORCK于1995年由MARKUSSTORCK创立,一直都致力于制造最顶级的自行车。高科技的运用与低调的涂装一直都是STORCK最吸引人的特质。

我之关于自行车的记忆,便始于这辆大国防。

春节去姥爷家出门,便会央求姥爷取下来,让我们瞻仰一下,骑是不可能的,也不会骑,被许可的就是蹲在地上,摇一下脚踏板,看着后轮由慢到快转起来,想像着自己骑在上面的样子。

姥爷每每会得意地介绍:这车的葫芦是纯德国货,质量好得不得了!于是我们就会在葫芦呜呜生风的旋转声中体会着德国货的精工与高端。

选购技巧:

1、看车架

购买山地车首先考虑的应该是车架部分,车架是串联整个其它零件的整体,不论是体积占比还是重量占比都是最大的一部分,一个轻便耐操作的车架会给你省很多力,目前车架最多的还是高强钢、铝合金及碳纤维三种,当然不排除钛合金。

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

赫赫有名的大国防自行车

2、选择套件

当时自行车有三大品牌:大国防好像最早出现,后来有了大金鹿,后来又有了飞轮自行车,飞轮自行车其实不是品牌,而是一类,主要区别在于刹车系统的不同。国防和金鹿的主要刹车制动系统在后轮,用脚逆向踩着脚扎(踏板),通过车链子传导到后轮,再辅之以手刹,就可以对车进行制动了,大多情况下,手刹是不被使用的。飞轮的制动系统是两个手刹,刹车时要同时握下,如果先握了前刹而骑行速度又比较快,那很容易向前栽跟头翻车(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严重时会致伤。

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

大金鹿

飞轮车的特点是轻便启动迅速速度快,在农村比较少见,所以谁如果有一辆飞轮,是很展扬(骄傲自豪加臭美的意思)的,如果再是凤凰永久飞鸽三大名牌之一,那就更了不得!简直要飞上天。

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

凤凰

山地车套件,通常说的大套件包括前拨,后拨,变速手柄(转把,指拨,双控手柄),牙盘,飞轮,链条,花鼓,刹车,以及相关的各种变速线管,刹车线管油等配件。如果说小套件,就是只包括前拨,后拨和变速手柄。统称为套件。

我的亲哥鲁哥真牛先生上高中时就曾拥有这样一辆令人展扬的飞轮车,尽管是无锡产的长征牌的。

鲁哥真牛先生很牛地骑了自行车去上学,可惜的是,只展扬了几天,就被化学周老师瞄上了。下午课外活动把牛哥叫到理化组办公室外边,说要买这辆自行车,叫真牛先生回家商量一下,真牛先生说等叫爸爸给他再买辆,他不干,于是,真牛先生只好缴械,灰头土脸地又捡起旧金鹿骑了起来。我上高中时,周老师骑的还是这长征车,于是每每替牛哥恨恨地看上几眼,因为如果正常,这车很有可能在我上高中时给牛哥买一辆新车而轮转到我手里的,何至于骑了除铃铛不响其他都响的大金鹿来上学呢?

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

飞鸽

后来,姐姐上班了,买了一辆飞鸽自行车,于是,在姐姐休班回家时,可以神气活现地骑了去上学,遗憾的是姐姐最多只能攒两天班连休,所以,我也只能展扬一天。至于我工作后,虽然也骑上了永久,但已经是八十年代中期,大国防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大金鹿也不太多了,城里满大街都是飞轮了。

少年时的得意,大抵如此。

那个时候,学自行车是一个比较难的项目,大多是把自行车后座绑一根杠子,先开始在操场上一攒够一攒够地蹓,从一步一攒,到一攒走出几步,到能蹓出十几步,就可以尝试往座上跨了,然后到逐渐熟悉地在操场上拐弯直行,才可以到比较宽的乡村路上试试。

性急的小孩子,则会把右脚穿过大梁下边,斜着身子去骑,也是比较难操作,我哥就是这么学会了,并且企图带着我春节时去姥姥家出门然后骑到沟里把饽饽洒了一地并打掉了带给姥爷的一瓶白酒的。

在农村,由于平时缺乏保养维修,最容易出现故障,小的故障如扎胎掉链子等,大的故障如断链子。如果下坡时断链子,那是相当危险的。

我三爹就曾这样遇险。骑大金鹿车去西留赶集,走到下朱省(级别最高的村级单位级别最低的省?)大壃时,车链子忽然断了,赶集路上人多,朱省壃又陡,瞬间失去控制险象环生,我三爹一面大声吆喝让开,一面瞅准机会,一下子跳起抱住了路边的榆树,车子则欢快地蹿到路边沟里躺下装死狗。我三爹从树上下来,从沟里拖出自行车,再找到掉落的链条,垂头丧气地返回家修车去了,集是赶不成了……

那个时候,补胎接链子拧螺丝之类的简单维修都是自己动手,记得我也是很早就学会了这些基本技能,放学回家就各种捣鼓。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自行车是实行配给制的,开始是半年一次,一个公社20辆,后来变成一个季度一次。印有自行车票。父亲那时在公社干秘书,全公社的各种供应票都是通过秘书手里发放,公社书记一般会分配给秘书一张票,所以,我们村的老小爷们看到父亲回家,就会上门来要各种票。父亲则会尽最大努力千方百计满足人家的需求。父亲常常说的一句话是:人家望门来了,求人不容易。这点对我们姐弟仨影响很大。

记得有一次我二姨夫要到了一张自行车票,去谭格庄公社"赶"自行车返回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我姨夫愣是把雨衣盖在自行车上,然后扛着自行车,自己淋着雨回到家中。

那时候,一辆大金鹿自行车152.5元,含2.5元车锁。在七十年代靠一个劳力挣工分,很难买得起,有的要攒好几年,有的要借好多家。

童年的记忆之一:自行车

关于自行车的另一个记忆是,姥姥村有一个木匠,他的自行车上有一个靠在后轮上的发电装置,连接一个装在车前的大灯,这样,走夜路时,可以打开前灯照明,显得很高大上。起初以为是个助力设备,羡慕得不得了。后来知道不过尔尔也就释然了很多。

点击标题下的胶东旧事加关注,了解更多胶东往事。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