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网购遇连环骗局 买二手山地车孩子被“绑架”恶意砍价、以次充好、吞吃押金-二手交易平台调查(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市民网购遇连环骗局 买二手山地车孩子被“绑架”

图文无关

新华社广州7月23日电 题:恶意砍价、以次充好、吞吃押金——二手交易平台问题调查

胡林果、吴雨虹、安宇飞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二手物品交易的跳蚤市场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然而,看似双赢的交易方式背后却隐藏了不少“坑”:卖家故意引导买家脱离平台交易实施诈骗,买家收货之后找借口向卖家恶意砍价……究竟是买卖双方诚意不够、还是平台本身存有漏洞?二手交易平台又有哪些陷阱需要警惕?记者进行了调查。

陷阱:买家卖家都可能被坑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已达5000亿元,并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市场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已达0.76亿人,增长率为55.1%。

然而,不少人却在二手交易中有着不愉快的经历,快速增长的网上二手交易也问题多多。

天津网讯,城市快报记者 韩爱青 市民张丽(化名)的孩子前几天在赶集网上看到一则售卖二手山地车的信息,一辆九成新的车售价仅为920元,因为孩子一直想要这样一辆车,于是张丽联系了卖家,未料却一步步陷入对方设下的网络诈骗陷阱中。

汕头大学学生小余在赶集网上看到,原价2000多元的捷安特自行车只卖400多元,卖家还是“发烧友”,小余兴奋不已。

张丽与卖家约定,双方在大光明桥附近交易,可她和孩子在原地等了好长时间,这个叫“刘林峰”的卖家都没有露面。后来,刘林峰拨打张丽的***,说为了节省时间,让她的孩子在大光明桥等候看车,让张丽前往旁边的中国农业银行汇款支付,张丽同意了。刚到银行不久,她就接到刘林峰的***,说孩子已经看完车了,很满意,让她汇款。于是,张丽将购车款打到了对方指定的账户中。

就在张丽准备离开银行时,刘林峰又打来***,让她再买一辆车。“我只需要一辆车,不买了。”听完张丽的回答,刘林峰的态度立刻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用很凶的语气说已经绑架了张丽的孩子,而且***里传来一阵打人的声音和孩子的哭声。张丽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自己的孩子很少哭,而且哭的声音与***里的完全不一样,于是,她谎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便挂断了***。挂断***后,张丽本想向警方求助,核实事件的真伪,但因为有很多陌生的***不断打进来,她根本无法打***报警,于是,她赶紧回到大光明桥找孩子,结果发现孩子一直在原地等待,根本没有被绑架。张丽这才恍然大悟,所谓的二手车交易是骗子设下的骗局。

张丽将自己的遭遇反映给赶集网,工作人员删除了刘林峰登记的卖车信息,很快发现,对方又以“刘平”等其他名字继续发布卖车信息。在此提醒市民,购买二手商品时一定要与对方当面交易,如果对方要求汇款转账,一定要谨慎以免上当。(作者:韩爱青)

“发烧友卖的货肯定没错。”小余说,他确认了照片中车架上的品牌名后就果断地买了下来。可高兴没几天,自行车脚蹬就坏了。修车店的老板告诉小余:“这个车只有车架是这个品牌的,其他配件都被换成了不值钱的。”

关注微信***:bikehomecc

看五分钟,买自行车不再被坑,自行车资讯,各地经销商报价,二手自行车买卖尽在自行车之家,下载***APP。

“这个‘发烧友’卖家可能是假的。”网购达人小袁告诉记者,“自我包装”是二手交易平台卖家的惯用方式。在商品描述栏中写自我介绍时,卖家通常会把自己包装成“发烧友”“旅游爱好者”“大学生”等良好形象,这样在卖二手货时就更容易取信于人。

不仅买家可能被坑,卖家也有被骗的风险。西安某高校学生小九将一条码数偏大的裙子挂在闲鱼上售卖,一名买家看到后提出了“用同款小一码的裙子换”的建议,约定同时发货。几天后,对方收到了裙子并签收,但小九却发现对方一直“按兵不动”,迟迟不发货。最后小九找到买家***,将相关法律法规告诉对方,对方这才同意将裙子寄回。

二手交易平台宽松的交易环境,也给了一些不法分子牟取利益的空间。北京市某法院的数据显示,该院2017年审结非法出售发票案件共59件,有26起案件源于一家二手交易平台。

骗术:巧立名目移花接木

记者调查发现,二手交易平台交易套路颇多:

——以次充好,偷换配件。厦门工学院学生小刘曾在闲鱼上购买了一个充电宝,商品描述和充电宝机身上写的都是2万毫安。但使用后小刘发现,这个充电宝给***仅充一次电就会“精疲力尽”,还不如舍友5000毫安的充电宝电量足。小刘总结认为,二手交易平台上的***、单车、充电宝等产品具有“外观迷惑性”,很多都是“看上去很美,一用就上当”。闲鱼客服对记者说,只要商家卖的不是违禁品,就可以在平台上发布。

——转场交易,吞吃押金。记者调查到,一些受访者被骗后面临申诉难,不少是由于交易脱离了原本的平台。安徽阜阳某中学的小张在转转上看到一部价值900元的小米***,卖家说自己急需用钱,价格可降至800元,前提是小张要先用微信转账400元当作“预付款”,余款等货到结清。小张转账后,却迟迟没有收到***。

——到手“刀”,货物到手再砍价。广东的石先生就有被买家恶意砍价的经历,他曾在转转上以150元的价格售卖一部***,一名买家很快就下单,并付钱到交易平台。但买家收到货后,却以***内部防水标签变红为由,要求石先生退还80元。石先生很不满意,因为他的***根本就没有进过水,便向客服申请仲裁,客服回复称要两人自行协商解决。苦于没有留存证据,石先生和买家僵持一周后,无奈同意了买家的请求。

“我查了他的买卖记录,发现买家是个***贩子,挑毛病把我150元的***砍到70元钱,又转手200多元卖了出去。”石先生说。

建议:完善买卖双方信誉评价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赖明明认为,二手市场具有“柠檬市场”特点,即信息不对称,产品的卖方对产品的质量拥有比买方更多的信息,这导致交易中容易出现欺诈行为。

“二手交易平台对商品的真假负有相应审查义务及法律责任。”赖明明认为,真正合理可行的做法是,交易平台与二手商品售卖方共同担责,当出现贩卖假货等情况时,交易售卖方担主要责任、平台担次要责任,具体分责比率可进一步商榷。

广东省法学会网络与电子商务法学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颖认为,二手交易平台应完善对买卖双方的相互评价机制。平台应当及时准确地将交易数量、交易纠纷及纠纷处理结果进行分析统计,并公布买卖双方的诚信度、信誉值,为其他交易对象提供参考。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说(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无论买家和卖家,当权益受到损害时,都可以先和交易对象协商,协商不成可以向平台投诉,之后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消费者组织投诉,或者提起法律诉讼。邱宝昌表示,正在立法进程中的电子商务法有望进一步规范线上二手交易市场,强化平台经营者的责任,更好地保障交易双方的权益。

随便看看